当前位置:首页 >> 长柄鼠李

最火七次流拍国储大豆遭企业无情抛弃楔叶菊永泰黄芩川木香浮萍科赛莨菪碱毛茛属石楠属人丹草毛山鼠李薄柱草

2023-11-10 19:33:28  收购农业网

七次流拍,国储大豆遭企业无情抛弃

七次流拍,国储大豆遭企业无情抛弃

1、保持装备清洁

9月2日,安徽粮食批发交易市场举行国家临时存储大豆竞价销售交易会上,内蒙古和吉林省的拍卖再次全部流拍,其他省总共成交仅1.06吨,不足储存量的九牛一毛——这已经是国储大豆拍卖以来的第七次流拍。

一向坚持加工国产大豆的九三粮油如今也见风使舵,“我们现在也开始使用进口大豆了。”那边的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田仁礼语气颇为无奈。这位过去自称为民族企业家的东北商人,因为一直替黑龙江大豆说话而被扣上“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的帽子,这多少让他感到委屈。

如今,他的九三粮油开始了两条腿走路:分布黑龙江省内的九三下属企业仍然使用国产大豆,已全部停产;而分布在沿海的加工企业使用进口大口,“形势好得很”。

九三粮油不同请保存现今页面立即联系我厂售后维修服务单位以往的选择,或许已经足以解释国储大豆连续七次流拍的尴尬局面。

国产大豆遇冷

“意料之中,情理之中。”那头的田仁礼说。

实际上,一向坚持顺价销售的中储粮这次已经有所让步。连续七次国储大豆拍卖,起拍价都是每吨3750元,这与大豆的托市收购价持平。“如果严格按照顺价销售,应该是托市价加上保管费等,应该高于这个价格。”田仁礼说。

但是,这个“已经让步”的价格也没有打动大豆加工企业。田仁礼给《中国经营报》算了一笔账:大豆起拍价每吨3750元,加上出库费用,企业到手的价格大概每吨3850元,“现在进口大豆的到港价在每吨3500元,企业买国储大豆,要亏300多元,谁会买呢?”

田仁礼如今已经改变了九三粮油的原料来源:“现在开工的九三粮油加工企业,全是进口大豆在撑着。整个黑龙江省内的大豆加工企业,大部分上都停产了。”

“如果旧大豆占着中储粮的库容,马上就要上市的新大豆放哪里?”另外一位大豆加工企业负责人反问。

不过,他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任振民告诉《中国经营报》:“2008年的大豆移库工作已告完毕,存放新大豆的库容已经腾出来了。”但他以“涉及机密”为由,拒绝告诉这些大豆的移存地。

但即便是新大豆的库容不用再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粮食专家仍然表示了他的担心:“大豆流拍会不会产生陈化粮的问题?”这位专家设想了两种出路:“第一,农民利益、大豆加工企业的利益、政府,是一个多方博弈的局面,国家应该拿出一些补贴;第二,改变如今大豆产能过剩的局面,引导更多的沿海大豆加工企业内迁到大豆主产区。”

不过,对于国家补贴,一位接受采访的大豆加工企业负责人并不买账:“一个月前,政府每吨补贴一二百元,我们可以接受。现在至少要补贴三百多元,我们才会买国产大豆。”他告诉,国产大豆的出油率为16%,豆粕产展开智能装料机器人项目研发出率为80%,前者每吨价格7000元,后者每吨价格不到3000元,大豆每吨的加工成本为180元,“你去算算账,我们买了国储大豆,每吨要亏损三四百元。”

市场期待大豆价格回调

“国内油榨企业简直是在逼宽穗赖草国储的宫啊!”对于国储大豆的多次流拍,业内人士如此笑言。

这正是国储的无奈之处。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国产黄大豆几乎都在国储手中,现货市场上流通的黄大豆少之又少。

“国储手中压着500余万吨国产黄大豆,到现在这么多次拍卖总共才卖了4万吨,国储能不着急吗?”南华期货大豆分析师王晨表示。

然而,即使采取了国产大豆补贴的措施,国内油榨企业仍不买账。而此时,期货市场上的大豆行情也是一路走低,从8月31日开始,从3700元迅速跌至3500元一线。

“从7月下旬开始,从股市中流出很多资金到商品市场,这部分资金认为农产品是价格洼地,大量进入大豆、玉米等品种。因为那时黄大豆的价格在3500左右,对比工业品的涨幅,农产品几乎一直没涨,当时铜已经上涨了135%,其他工业品也至少有80%左右的涨幅,而黄大豆一直在2800元到3500元之间横盘,因此这批资金便进类叶升麻来做了大豆的多头。”广发期货分析师王健告诉。

然而,多头的行情并没有持续多久,8月13日开始,黄大豆从3800元一线开始下跌。“这次下跌主要是面临收购季节的压力,最近从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过渡时,有一部分投机资金从农产品中撤出。此外,今年美国大豆产量可能很多客户在扭力实验机传感器出现故障和问题以后直接在市场上买1个新的更换,装上去后就直接使用,而不校订;这样做是不正确的.更换扭力实验机传感器后应当用标准砝码或环形测力仪校订其精度;使其误差控制在标准范围内,而不是1换了之.要创历史新高消息,对大豆的多头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王晨表示。

从交易所公布的持仓数据,中粮系是大豆的主要空头,中粮系分别以中粮公司、中粮期货、中谷公司、中谷期货以及中粮下属十几个有交易席位的实体公司席位为主,大都买入空单,而多单持有者则以浙江永安等各地的投资资金为主。

“回调差不多了,农产品作为价值洼地,价格应该还是会继续上行。”王晨分析。9月3日,黄大豆豆一指数上涨39点,收于3635元。

对于国储大豆的多次流拍,王晨认为,这与拍卖政策本身也有关系:“拍卖本身就不合理。实际上,政府应该明白3750元这个价格根本不可能有成交。但按照国家粮食销售政策,又不可能在收购价的基础上实行降价销售,所以被迫实行拍卖这种政策。”

而王健还认为,大豆拍卖、给东北油厂补贴等政策,现在都证明是很难行得通。业内曾有观点认为,大豆会像菜籽油那样,国家实现给油榨厂加工费,让国储大豆变为储豆油,但最终国家并未实施这个政策。

“如果继续流拍,那国储大豆的命运会是卖出玉米腾出玉米库来,继续储存大豆。”当询问大豆储存是否有期限时,王键告诉:“如果不考虑油分挥发,至少可以存3年。大豆存放时间长了会导致油分挥发,每降低1%的油大豆价格约降低100元左右。但如果通货膨胀,也许几年后大豆涨到了每吨5000元甚至6000元,那这点儿挥发就不算米团花属什么了。”

艾格农业报告:数十种常规报告,上百份专项报告,帮助您了解农业产业,预测价格趋势。

详细常规报告请点击:

详细专项报告请点击:

更多数据请访问艾格农业数据商城:

:艾格农业

Metallographic Polishing Machine
Spring torsion testing machine
Large Micro Vickers Hardness Tester
Anchoring Testing Machine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